返回首页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

首页 > 旅游线路

长沙一处级干部被查:作风霸道对抗调查 信访接待人员在外吃盒饭都须请示他同意)熊慈明面对金钱

2017-10-11    来源:    编辑:

(原标题:长沙一处级干部被查:信访接待人员在外吃盒饭都须请示他同意)


熊慈明

面对金钱,他锱铢必较,无论金额大小照单全收;面对荣誉,他舍我其谁,“不选我谁也别当”;面对权力,他作风霸道,决策“一言堂”、花钱“一支笔”。长沙市残疾人联合会原党组书记、理事长熊慈明因严重违纪被“双开”,涉嫌违法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其被纪委调查期间——

“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伪造证据、对抗组织调查;违反组织纪律,违背议事规则、侵犯党员权利;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违规收受礼品礼金、搞权色交易……”湖南省长沙市残疾人联合会原党组书记、理事长熊慈明日前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违法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底线失守,锱铢必较,不收敛不知止

“最开始的我还是有一颗火热的心,带着一种责任、一种良知,奋发努力工作。”但在2007年,熊慈明调任市残联一把手后,贪念使他忘记了初心。如他在忏悔书中所写:“放纵了自己,从对自己要求不严生活腐化,发展到无所顾忌,使我从一个拥有远大抱负的青年蜕变为一个为人不齿的罪人。”

2011年,市残联改造、修缮办公楼。熊慈明的亲戚戴某找上门来,表明想承接该项目,并将两个各装有5000元钱的信封塞给他,称是给他双胞胎儿子的红包。这一笔意外之财令他忐忑不安。平时他给自己定了所谓规矩,收红包不超过4000元,这一次“超标”了。“开始,我心惊胆战,有过挣扎,但侥幸心理战胜了我的理智。”他说服了自己,戴某是亲戚,应该靠得住,便将这1万元钱收入囊中。

戴某在项目中标后,又送上一个装有2万元钱的信封,这次熊慈明少了不安,多了满足感。为了得到更多关照,戴某开始不停地以各种名义送钱,熊慈明则照单全收,乐此不疲。从2011年至2015年,他收受戴某所送财物15次,总计74.3万元,其中2015年2月一次收受戴某贿赂50万元。

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熊慈明的贪欲逐渐水涨船高,变得锱铢必较、肆无忌惮。“无论金额大小,我都照单全收。”

曾某是长沙一家康复机构负责人,该机构每年获得市残联大量的项目拨款。熊慈明儿子上学路远,便向曾某借车并由曾某出油费;搬到新办公室,要曾某送毛主席铜像;想炒股,要曾某送平板电脑;买虫草,也安排曾某去付账。曾某有求于熊慈明,对他自然是有求必应。

市残联组织全市范围康复系统培训,熊慈明只要出席就要拿一个红包,作个报告还要再领一个红包。外出检查因故未去,还要求把他的那份红包带回来;在市残联内部讲一节党课,竟要收1000元的讲课费。

礼品、礼金、消费卡照收不误,打着“考察学习”的幌子受邀外出旅游……中央八项规定颁布后,熊慈明仍丝毫不知收敛,甚至在市纪委对其进行初核调查后,仍然还在收受礼金。

2014年初,他的同乡喻某找到他,称准备开一家投资公司,邀请他入股。熊慈明以亲属名义入股20万元,先后三次从该公司获得分红共计人民币20多万元。

作风霸道,单位大小事务一个人说了算

熊慈明任市残联一把手后,大权独揽,俨然是独霸一方的“土皇帝”,决策“一言堂”,花钱“一支笔”。单位上大小事务基本上由他一个人说了算,大到项目和资金分配、人事任免问题,小到办公用品采购、车位停放,甚至是信访接待人员在外吃一盒盒饭都必须请示他同意。

党组会上作决策,熊慈明经常以假民主来掩盖真专制。在市残联推荐“全国残疾人先进工作者”时,其他党组成员所推荐的人选都被熊慈明以各种理由否决,最终大家“心领神会”地推荐了他,民主成为了他满足私欲的幌子。

在选人用人方面,他一贯的做法是“对人不对事”,和他关系好的干部,不论能力和德行,都能得到重用,而一些能干事、想干事、会干事的干部却受到了冷落。如因涉嫌违法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市残联办公室主任喻某和市残联教育就业部部长江某,在熊慈明任职期间,多次得到提拔重用。2016年市残联推荐副县级干部后备人选时,在他的提议和推动下,将江某确定为副县级后备干部上报,不久后江某就被查处。2015年7月6日,熊慈明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在市残联党组仅有2名党组成员(拟任的纪检组长和副理事长正在公示期)的情况下研究干部人事议题,同时,未提前将竞争上岗方案向市残联干部职工公布,临时动议进行干部调整。

2016年1月进行的年终绩效考评中,熊慈明有8票不称职票,为此他在单位逐一找干部谈话,目的明确地要找出投他不称职票的人。在谈话中,对他怀疑的几名干部职工进行言语施压和警告。

对抗调查,企图蒙混过关

“我绝对没有大问题,顶多是收了几个小红包。”面对纪委的调查,熊慈明曾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声称自己是清白的,“你们调查我,这是‘小人诬告’、‘组织误会’。”然而,人前镇定自若的他,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他不断托人向市纪委打听情况。

“你们给我小心一点,竟敢告我的状?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2015年5月,长沙市纪委对熊慈明开展初核调查后,熊慈明在市残联党组会、中层干部会、全体职工大会上要求每个人就其被匿名举报的问题谈认识、表明态度,并多次公开宣称要打击报复举报人。

不仅如此,熊慈明还主动与行贿者订立攻守同盟,串通供词,伪造证据,企图蒙混过关。“纪委找我谈话了,他们如果找你,嘴巴紧一点,不要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2015年下半年,熊慈明先后两次找到与其有过不正当经济往来的戴某,叮嘱他不要交代给其送过钱财的问题,连过年送礼都不要说。为掩人耳目,熊慈明还要戴某打了张50万元的欠条。他和戴某按照商量好的口径,向组织提供了虚假情况。2016年3月,因害怕与吴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问题暴露,他将吴某叫到办公室,要求她不要向任何人承认两人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在被采取纪律审查措施之初,熊慈明仍抱定与组织顽抗到底的“决心”,拒不配合,反复“强调”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然而,纸包不住火,在铁的事实和证据面前,他终于低下了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复兴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Powered by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