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

首页 > 明星动态

摩托车主被撞死 家属指肇事司机有"顶包"之嫌 茶山交警邀请了广东康怡司法鉴定中心对事故作了司法鉴定

2017-11-16    来源:    编辑:


事故现场图。警方提供

南都讯 11月30日晚上7点,茶山镇工业园嘉顿公司路口发生一宗车祸,一辆摩托车与一辆小车相撞,摩托车主陈某海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茶山交警大队作出事故责任认定,陈某海负主要责任,小轿车司机袁某梅负次要责任。

对此,死者家属认为,事发时小轿车司机并非袁某梅,事件中她有“顶包”之嫌,茶山交警包庇肇事者。而茶山交警回应称,事发后肇事司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没有证据证明该事故中有“顶包”行为。

交警:摩托车主负主要责任

据死者家属江先生介绍,11月30日晚上7点多钟,他的岳父陈某海驾驶摩托车从该路段经过时,被一辆灰色奇瑞小轿车当场撞倒。由于亲属在当晚10点多才接到熟人的电话,赶到现场时,陈某海已被送往茶山医院抢救。因伤势严重,当晚陈某海抢救无效死亡。

12月19日,茶山交警大队对该次交通事故作出责任认定,“当事人陈某海无证驾驶与其机动车号牌及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行驶,在通过没有安全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没有减速让行,也没有按规定戴安全头套,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当事人袁某梅对路面情况注意不够,遇情况采取措施不当,是造成事故的次要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当事人陈某海应负事故主要责任,当事人袁某梅应负事故次要责任。”

家属:肇事司机是“顶包”的

死者陈某海的家属称,附近的目击者曾向他们透露,出事后从驾驶室内下车的是一名男子,而并非是交警认定的女司机袁某梅,他们怀疑肇事司机被“顶包”了。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回访了事发现场。事发地附近一家工厂的门卫介绍,当时他听到门外一声巨响,走出厂门时,看到一辆小轿车和一辆摩托车相撞了,“当时车上下来三四个人,其中两名女子是从车右侧下来的。”

死者家属江先生介绍,根据警方介绍,当时涉事小车上只有三人,两男一女。如果目击者所言属实,车上两名女子从右侧下车,那从驾驶室下车的就是一名男子,“我怀疑当时真正的驾驶者要么就是喝了酒,要么就是没有驾驶执照,所以才让同车的袁某梅顶了包,她并不是真正的肇事司机。”

交警:无有力证据证明肇事司机“顶包”

对此,茶山交警表示,经过调查,肇事车辆为茶山人卢某所有,并购买了第三者责任险,当天的驾驶人为袁某梅。由于事发路段并无安装高清视频监控系统,此处的测速监控视频也未能拍摄到小轿车的具体驾驶人。该大队事故处理中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事发后,袁某梅拨打了报警电话,由于并没有直接证明能证实肇事司机是其他人,再加上事发时是晚上,现场光线很暗,因此死者家属的猜测无法形成有力证据,证明事故肇事者有“顶包”行为。

南都记者了解到,由于死者陈某海的家属对此次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存在异议,家属已经向东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申请对事故认定进行复核。目前,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已做出复核批准,将于本月29日回复。

[焦点]

附近工厂当日的监控视频“失踪”?

家属:交警调走视频包庇肇事者交警:听说工厂停电,没调取视频

让陈某海家属感到疑惑的是,事发地附近一家工厂的监控视频正对着出事的路口,事发后他们曾向该工厂索要当日的视频资料,却发现11月30日的视频已经找不到了。

“当时我们相信交警,告诉他们这个工厂的视频拍到了当天的情况。”江先生坚称,“失踪”的视频资料是被交警从厂里调走,他们曾要求茶山交警提供事发时的监控视频以确定驾驶者。但交警表示,当日该工厂停电,没有录到视频。江先生认为,司机袁某梅与涉事的小轿车车主都是茶山人,茶山交警有故意取走视频包庇肇事者的可能性。

负责该案件办理的凌姓民警称,当时小轿车里共有三人,分别是袁某梅及其父母。事发后,警方走访了死者家属所说的工厂,但没有调取到当日该工厂的视频。“听工厂说,当天好像停电了。”

摩托车主为何被认定负主要责任?

家属:对责任认定存疑交警:综合作出判定

事发后,死者家属对陈某海在事故中被认定负主要责任也存有疑问。而据茶山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相关负责人称,事故发生后,茶山交警邀请了广东康怡司法鉴定中心对事故作了司法鉴定,鉴定结果为,事发时小轿车的车速约在每小时42公里至47公里之间,该路段限速60公里,小轿车并未超速,事后检测司机也并未饮酒。

负责该案件办理的凌姓民警介绍,对双方在事件中所承担的责任判定,是根据现场图片、现场勘查记录,当事人陈述材料、询问笔录、交通事故尸检报告、车辆技术检验鉴定报告、车辆行驶速度鉴定意见书、酒精检测鉴定报告等材料综合判定的,且在做出责任认定之前,交警对死者家属公开过所有的调查证据。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复兴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Powered by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