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

首页 > 新闻视频

虽然其曾供述过收受了印小明美元1万元用于购买礼品等

2017-05-21    来源:    编辑:

  本报记者 沐洁 重庆报道

  雷政富涉嫌受贿一案6月28日上午11时在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新华社报道称,雷政富因受贿316万余元被判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没收30万元财产。

  本报记者获悉,对6月19日庭审时三个控辩焦点:就北碚区企业主提供给肖烨的300万元是企业间借款还是受贿款、印小明给予雷政富的1万元美金是否属于受贿款、范大利通过雷政富妻子给予的10万元是否归还、法院均作出支持公诉方证据的判定。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雷政富受贿数额巨大,影响恶劣,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正常管理秩序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要求追缴316万余元受贿款上交国库;没收财产和受贿款在1个月内上交。

  按照法律规定,如果当事人不上诉,刑事案件一审判决书将在十日后生效。雷妻聂玉荣庭后对本报记者表示,坚决上诉甚至申诉。

  在质证阶段辩方律师曾提出:本案是先敲诈勒索、后受贿,还是先受贿后被敲诈勒索,是认定各涉案当事人罪与非罪界限的分水岭。同时,雷政富是被敲诈勒索而受贿,还是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公司承接工程和提前回购,提供帮助而受贿也至关重要。

  28日14时,肖烨等人敲诈勒索案也在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新华社消息称,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被告人肖烨有期徒刑十年;判处被告人许社卿有期徒刑四年;判处被告人严鹏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赵红霞等其他三人被判缓刑。本报记者获悉,被告人肖烨、许社卿、严鹏当庭表示上诉。

  此外,在法院确认的证据中,肖烨个人和公司账户中来处成谜的巨额资金,则可能涉及更多被敲诈的官员。

  翻供、廉政笔记和300万控辩焦点

  明勇智的公司借给肖烨公司300万是否属于受贿款,因其在三项受贿内容中金额最大,几乎直接决定雷的量刑而备受关注。

  法院予以确认的证据包括:2005年至2007年,雷政富曾向北碚区同兴工业园区主任推荐勇智公司承建工程项目。邓调任后,勇智公司承建了同兴工业园的BT项目。2007年6月,该园区与勇智公司签订了新蔡支路等BT项目协议书。2008年,区委区政府同意提前支付回购款的过程中,雷要求该园区时任负责人尽快将资金拨付给勇智公司。

  此外,有借条显示:2008年2月18日,重庆华伦达服饰有限公司今借到重庆勇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300万元整,借款时间为6个月,从2008年2月19日到2008年8月18日,月利息1%。重庆华伦达服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肖烨愿意用个人资产对借款人民币300万元提供担保和连带责任。如重庆华伦达服饰有限公司不能按时归还借款,延期一天按每日收取千分之二的利息和损失费。

  法院认为,肖烨及其公司在有能力归还“所谓借款”的情况下,置约定承担每日数千元预期还款利息和损失费的风险于不顾,将资金用于购买高档轿车等。而明勇智在借款到期之后至案发,也不通过诉讼等正当途径找肖烨及其公司还款,与客观情理不符,非正常合法的民事借贷关系,肖等人对雷是以借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

  判决书显示,借款到期后,肖烨曾明确提出不归还此款,让明勇智找雷政富归还;雷政富则提出他本人负责归还。此后明勇智并未催雷政富归还,但提出要求雷支持其公司的发展,雷表示同意。

  因此法院判决认为,明勇智和雷政富双方行受贿的意图进一步明确,雷不仅有接受明为其支付敲诈勒索款300万元的主观故意,而且有接受明为其支付敲诈勒索款300万的客观行为。

  法院认定的情节还包括,2010年11月,在肖烨因犯罪被查处后,雷为掩饰其不法行为,与肖烨共谋后,退还明的公司100万元,属掩饰犯罪被动退还,不影响其受贿构成。

  19日仅有的两名出庭证人范大礼和聂玉荣在庭上的“翻供”也没有获得法院支持。当日庭审中,涉嫌行贿的范大利当场翻供,推翻了曾说雷未归还10万元现金的说法。而聂则在庭上强调,自己做有罪笔录时处于非常状态,这10万元确实已还给范。

  一审判决书摘取包括范大礼的证言称,他是打车到北碚区中医院门口与雷政富妻子聂玉荣见面。而聂的证言称,范是开车在北碚中医院见面;范称他到中医院门口后,聂在车上副驾驶位置上叫他到车旁,并将装有10万元的袋子还给了他;而聂称,她见范开车来后,她下了车上了范的车,并坐在副驾驶座上,将礼品袋还给了范。

  据此,新华社援引法院观点显示,范大礼、聂玉荣的庭上证言,在还款时使用的交通工具、还款的具体位置等重要情节相互矛盾,不能形成证据链,不足采信。

  在另一涉嫌受贿事项中,雷政富曾辩解,虽然其曾供述过收受了印小明美元1万元用于购买礼品等,但其在廉政笔记上曾记录拒收印等人的美元8万元。雷认为这是在写就笔记时错误记忆,把1万元记录成了8万元。但法院仍认可了检方掌握的印小明在美国送给雷一块手表和1万元的口供。

  法庭在确认检方证据后认为,雷在接受印财物后有为印的公司谋取利益的行为,至于谋取利益是否实现,以及谋取的利益是否合法,均不影响受贿罪的谋取利益要件的认定,双方具有权钱交易的实质。

  未知巨额汇款

  雷政富是赵红霞案涉案21名重庆官员中,经过司法判决的第一位。事件发展至今,人们所知的也只是雷曾被敲诈的300万和原重庆地产集团董事长周天云被敲诈的200万元,事实上,法院认定的证据中,肖烨个人及公司账户有多笔不明的存款。按照永煌员工对公司“不务正业”的描述,这些巨额资金来源或受到进一步调查。

  重庆勇智公司记账凭证以及银行客户对账单、银行转账凭证等证据显示:2008年2月19日,就在勇智公司向华伦达公司转账300万元的同一天,肖就从公司账上分6次,每次50万元,转入工商银行的个人账户,之后取现50万元,转存250万元到中信银行的个人账户上。

  而肖在中信银行个人账户历史交易明细证实:同年6月4日,该账户余额4249.42元。大部分借款已经被转走。

  永煌公司的中国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实:2010年11月11日,该账户存入295万元,同月15日,该账户存入200万元,账上余额528万余元。2009年9月,肖中信银行的个人账户汇入现金600万元。这些款项是否来自其他涉事官员,检方没有披露。

  肖的农业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也证实:2010年8月至12月,该账户存在往来超过1000万的大量、大额进出资金。包括2010年11月25日,该账户收到960万元;11月16日付给永煌公司100万元。同日,勇智公司也收到永煌公司代华伦达公司付款的100万元。

  此外,肖的永煌公司一直异常增资。2008年3月,肖出资150万元、王旗出资50万元成立重庆泰和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当年8月经两次增资到2008万元。而2010年6月,肖将持有该公司97.5%的股份以0元价格转让给王建钊。2010年12月,该公司申请增资到5168万元。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复兴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Powered by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