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

首页 > 明星动态

省高院院长安东提交了建立中国特色陪审团制度的建议案

2017-10-10    来源:    编辑:



  有哪些人参加?

  有高校教师、医院干部等普通群众,没一名是专业法律人士

  行使哪些职责?

  可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评议,但无权对被告人定罪量刑

  能决定判决吗?

  评议作为重要参考,若跟合议庭意见相反,报审判委员会决定

  昨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与以往不同的是,庭审首次出现了由13人组成的“人民陪审团”,它既不同于“人民陪审员”,又与西方的“陪审团”有着种种不同。

  庭审中陪审团坐在旁听席审判长未当庭问意见

  上午9时,李某、薛某故意伤害(抗诉、上诉)一案开庭。

  离开庭还有10多分钟时,挂着“人民陪审团”胸牌的13人进入法庭,坐在旁听席上的“人民陪审团”区域。审判员向“人民陪审团”发放了包括征询“人民陪审团”成员意见表、一审判决书和相关法律条文在内的资料。

  开庭了,李某、薛某被带入法庭。西安市中院一审查明,2010年2月1日凌晨3时,李某、薛某等人从西安市东大街“1+1”迪吧出来,李某与路过的戴某发生碰撞,双方互殴。李某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将戴某等3人刺伤,戴某死亡,一人重伤一人轻伤。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李某无期徒刑,薛某有期徒刑5年。判决后,西安市检察院以量刑畸轻为由提出抗诉,两被告人则认为量刑过重,提出上诉。

  庭审中,陪审团成员有的边听边记录要点,有的低声讨论一下,审判长也未当庭询问陪审团的意见。

  庭审后陪审团单独评议判决前不能公布结果

  庭审一结束,13名成员立即被审判员带至一个会议室,合议庭成员在外等候。“评议结果将严格保密,我们也不能旁听。”本案审判长、刑一庭副庭长刘仲屹说。

  记者偶尔能听到会议室里有争执声。30分钟后,陪审团成员走出会议室。“有结果了,可终审判决前,是不能向外透露的。”一名成员笑着说。“陪审团的评议结果将书面提交合议庭,并作为裁判时的重要参考。”刘仲屹说。

  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宁军 宋飞鸿实习生 宋璐璐 采写

  感受

  陪审团成员:一定慎重写量刑意见

  一周前,西安市新城区昌仁里社区主任潘治强被通知参加人民陪审团,旁听昨日的故意伤害案。他说,20多岁的孩子莽撞无知,付出了代价,葬送了美好人生,他一定会慎重地在法院发的意见表上写出对案件事实、证据和量刑幅度的意见。

  罗静是西安石油大学的教师。“我参加庭审,最直观地感受到法律程序的严谨。”她说已对法律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

  律师:给严肃的法庭吹来一股新风

  昨日上午,省律师协会副会长魏刚到省高院参加旁听。他说:“法律人士专业训练多年,形成了特定的逻辑思维模式,人民陪审团成员几乎没有任何法律背景,依靠本身的知识和本能判断,给严肃的法庭吹来一股清新之风。”

  魏刚表示,人民陪审团对律师的辩护技巧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说服法官,还要赢得陪审团的支持、赞同,律师就得竭尽全力。”

  学者:避免利益集团干扰案件审理

  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冯卫国说,法官在审判时倾听民意,提高了司法公信力。

  普通公民亲历审判过程,全面了解案件事实,他们的意见和感受更加客观、真切,避免了一些客观的干扰,如利益集团的操纵、不良舆论的影响等。人民陪审团参与审判过程,也使庭审暴露于公众的监督之下,有助于提高庭审的透明度,减少司法腐败。

  冯卫国建议,考虑未来在立法中赋予陪审团裁决权,同职业法官分享审判权。

  另外,须对其适用范围与条件作适当限定。例如,可考虑在重大刑事案件尤其是死刑案件中推行陪审团制度,对一般案件则不必采用。

  详解“人民陪审团”

  为什么要设立?推进司法民主今年在全省实行

  省高院主管刑事审判的副院长田平利说,十七大报告中提出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司法参与是政治参与的一个重要方面。去年全国“两会”上,省高院院长安东提交了建立中国特色陪审团制度的建议案,受到了广泛关注。去年下半年,省高院在全省确定了3个中级法院和11个基层法院,在刑事案件的审判中试行“人民陪审团”制度,取得了显著效果。

  目前,省高院正在制订有关深化审判“五进”和征询旁听公民对案件裁判意见的相关文件,其中一部分就是有关“人民陪审团”将在全省全面实行的内容。陪审团目前主要参加一些刑事案件庭审,将来考虑扩大到行政案件和民事案件。

  田平利说,“人民陪审团”是对现行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良好补充,是一种创新的工作机制而不是一种司法制度,核心是司法民主、司法公开,属于一种民意沟通吸纳机制。

  哪些人能陪审?选择普通群众不吸纳专业法律人士

  两年前,本报曾报道过省高院尝试公民代表当庭发言的事情,后来省高院建起了“公民代表库”,纳入库中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学校或者社区工作人员、普通群众都是热心公益事业、做事公道正派、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有社会经验。在充当某个案件的公民代表时,还必须与案件无利害关系。

  此次“人民陪审团”13名成员均是法院从该库中随机抽取并自愿参加的。他们中有高校教师、医院干部、区政协委员、区人大代表、社区干部、社区群众。

  另外,陪审团成员没有一人接受过系统的法律教育,将来选拔陪审团成员,也不会把专业法律人士吸纳进来。那么,对法律生疏甚至完全不懂法律的人评议案件,会不会出现重大失误呢?省高院刑事审判庭法官王永林说,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中,就是由未经专门法律训练的人员组成陪审团,普通百姓判断案件的是非曲直,最重要的是基本理性和生活经验。

  人民陪审团制度吸纳了这一认识,对案件的事实判断不会因个人知识、学历、收入发生重大偏差。法官必须近距离了解群众的意见,作出裁判时更符合主流价值观和基本的是非判断,也就是“常情”。

  与人民陪审员概念不同

  人民陪审员制度和人民陪审团制度是不同的概念。

  成员来源不同:人民陪审员是由基层人大常委会选任,成员来自社会各阶层;人民陪审团是从法院的公民代表库中随机抽取。

  权利不同:人民陪审员可以参审一审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陪审类型包括刑案、民案、行政诉讼等全方位案件。除了不能担任审判长外,人民陪审员在案件审理中享有和法官同等的权利,也就是说不仅能定罪,也能量刑。

  人民陪审团参加庭审,意见只是合议庭判决的“重要参考”。

  能决定判决?若与合议庭意见不同报审委会裁决

  成员来自不同阶层、不同团体,陪审团的评议结果很可能与合议庭不一致,甚至成员之间的意见也可能不一致,这时该如何抉择呢?

  “评议结果虽然不是案件处理的必然依据,却是法院作出裁判的重要参考!”省高院刑一庭副庭长刘仲屹说。陪审团对案件的事实、证据、法律适用及量刑均可进行评议,但不能对被告人定罪量刑,审判权仍由法院掌握,仍要在《刑事诉讼法》框架下运行。如果评议与合议庭基本一致,将由合议庭综合后作出裁判。假如陪审团内部意见不一,每个人的意见将交给合议庭;若陪审团意见与合议庭意见不一致,就需要将案件上报法院的审判委员会作出最终裁判。

  省高院主管刑事审判的副院长田平利说,去年全省有六七件案件已经试行陪审团,效果良好,今年邀请“人民陪审团”的案子会更多。

  国外陪审团可直接定罪

  陪审制度在英美国家流行,特别是英国,陪审团的权利甚至大于法官,而法官只不过是在开庭过程中的一个代言人,宣布开庭,听取证据,作出刑期宣判,可是真正能决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的还是陪审团。而我省推出的“人民陪审团”不能决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复兴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Powered by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