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

首页 > 本地习俗

普兰店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资产(房屋和构筑物)

2017-08-17    来源:    编辑:

  辽宁普兰店:“拆房之谜”牵出土地交易“潜规则”

  新华网大连10月19日电(记者葛素表)辽宁省普兰店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李店仓库院内正在使用的储藏大量农资的仓库一年前被拆了,如今这片土地上正在盖起一个叫“坤程花苑”的地产项目。尽管原来“仓库”的影子早已不见,但围绕“拆房”的纠葛一直未断。记者日前到普兰店采访,发现“拆房”的背后还有一些待解之谜。

  房产证之谜:2300多平方米的仓库究竟属于谁?

  普兰店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李店仓库占地约50亩,内有仓库、车库等18座房屋。这家公司原总经理王有锋说,在1997年他上任之前,这里的仓库都抵押给了银行。他不清楚其中的七、八号仓库为什么也能抵押,因为那两座仓库大概有2300平方米,是大连农业生产资料公司在上世纪70年代盖的并一直由其使用。

  其实,“拆房”纠葛正是围绕这两座所谓有产权证的联体仓库及另一座无产权证的库房展开的。大连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田勇向记者出示了承包这两座仓库的凭证。在大连生产资料公司的固定资产明细账上,记者看到位于普兰店的这两座仓库属于大连生产资料公司的“固定资产”。

  “如果仓库是普兰店生产资料公司的,人家愿意卖给谁,我们根本管不着,但从历史上看,这两座仓库是属于大连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田勇说。大连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会计刘军告诉记者,由于历史原因,大连农业生产资料公司除了在普兰店有仓库,在南关岭也有仓库。这些仓库都没办产权证。

  “我买房子的时候可是有房产证的。”大连金事达塑料集装袋有限公司总经理单世健说。他给记者出示了购买普兰店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所有房屋的外形图。“田勇说的应该是这两个连体的仓库,但我买的时候这两个仓库是有房产证的。”单世健给记者出示了“普房执字第000299”和“普房执字第000300”的房产执照。

  单世健所购买的位于普兰店生产资料院内的18座房子有12座能拿出房产证,办证时间登记为“1994年”,有六座没有房产证,单世健认为,田勇指的七、八号仓库是有房产证的,而田勇坚持“房子一直没办过房产证”。

  究竟这两个仓库有没有房产证?记者采访了普兰店房屋登记处的于科长。她查阅了1994年的房屋登记档案,明确告诉记者“没有发现普兰店生产资料公司办理房屋登记”,十二座仓库的房产执照都没有“档案”。她说,在1994年的时候,所有房屋登记都是应该“有档案”的。

  北京中盈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晓君认为,从房产执照的连号来看,这十二座仓库的房产执照应该是同一天办理的,但没有“档案”的房产执照的真假值得怀疑。

  拍卖之谜:没有房产证的房屋怎么能抵押?

  除了田勇疑惑“我的仓库没有房产证为什么能抵押给银行?”,普兰店仓库内六座没有房产执照仓库之一的实际主人于德琳也很困惑。他说,他的仓库是从别人手里买的,也一直没办房产证,后来加上自建部分面积达近千平方米,“用了很多年,谁都知道是我的。没有房屋执照怎么能抵押呢?”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普兰店生产资料院内的仓库之所以被抵押,是源于两份法院文书——(2004)大民合初字第378号大连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和(2004)大民合执字第378号普兰店市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民事裁定书中说,普兰店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资产(房屋和构筑物),均系银行抵押物,经评估后委托拍卖公司进行公开拍卖,2007年买受人大连金事达塑料集装袋有限公司以490万元竞得。

  “490万元,太便宜了,拍卖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是拍卖的头天下午才告诉我们的,根本没时间准备。按理说,要买也得我们先买呀!”王有锋说。田勇说也未得到任何关于拍卖的消息。“当时我们还在仓库放着农药,化肥,也根本没听说仓库要拍卖的事。”于德琳对记者说。

  单世健认为,当时那片仓库很破,“值不了几个钱”,他当时买了准备建厂房,后来市里有规划建功能区。根据普兰店一位搞房地产的知情人士介绍,单世健早就知道那里要规划,他看中的其实并不是仓库,而是仓库所在的那片土地。

  随着大连市“普湾新区”的规划发展,单世健购买的仓库“果真”处于要拆迁的范围,“要是让我拆迁,得补偿8000多万元,谁也拿不出来。”于是在2010年的5月27日,单世健通过挂牌的方式获得了李店仓库的土地使用权。

  普兰店土地储备中心主任丛芝堂说,拍卖前做了地面产权的调查,根据房屋所有权证书,有产权证的,无产权证的都进行了调查,依据法院判决书进行了评估。丛芝堂说他从来不知道有仓库是属于大连生产资料公司的,也从来没有得到诉求。而田勇却说,他多次到普兰店土地储备中心反映情况被拒之门外。

  出警之谜:公安局是维持秩序还是保护“强拆”?

  回忆起去年7月14日被普兰店市公安局南山派出所抓走的场景,于德琳依然不解。他说,单世健贴出一个拆迁通知,要拆房,他们几个户主只好去看着仓库。他给记者演示了当时的录像。于德琳说,警察抓走了包括于德琳在内的四个人,到晚上11点才放回来。“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谁来拆房子。”在于德琳提供的当时的“拆迁通知”上,记者未看到任何公章,落款处是“单世健”。

  “我拆自己的房子碍着谁了?”单世健说,当时他在劳务市场找了30多个人,他没去现场,但给110打了报警电话,要求警察来“维持秩序”。

  “那天很‘巧’,警察早就在仓库外的警车里等着。我也打了110,大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将案情转报普兰店市110报警中心,得到的答复是现场有警察。”田勇说。他认为,警察早就有准备要来保护“拆迁”。

  “当时主管治安的时任普兰店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杰也在场,说‘执行市长的命令’。”于德琳说。

  警察为什么要出警,究竟去了多少个警察?普兰店市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曲庚才对记者说,当时加上南山派出所和普兰店市公安局两辆巡警车,去了总共十来个警察。现场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斗殴,群众很快就散开了。警察是为了维持秩序的,时任公安局副局长的刘杰也在现场,因为他是主管治安的。根据了解,警察没有抓人,因为“抓人是需要手续的”,“我们只认110的指挥,其他任何人的指令不好用。”

  而当时拆迁现场的百姓反映,当时去了四十多个警察,还拉了警戒线。于德琳认为,警察是去保护强拆的,“因为有警戒线拦着,单世健派的人才能把房拆了。如果没有警察到场‘保护’,房子就拆不了。”

  大连一位搞房产开发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某些部门的配合下,先低价买房,再低价买地,再高价卖地”是普兰店一些人倒卖土地的“潜规则”。他也曾经看上过一块地,有消息灵通人士主动找来建议用“单世健的那个方法”把土地搞到手,再倒手卖钱。

  马晓君律师认为,虽然普兰店生产资料公司的仓库已经彻底消失,但围绕这些仓库的纠葛还将继续。无论房屋的纠葛如何化解,国有土地的价值切不可在“潜规则”中流失。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复兴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Powered by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