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

首页 > 旅游动态

16年前银行抢劫犯致富之路:贷款圈地卖小产权房 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赶到羁押石二群的河南省新郑市看守所

2017-10-13    来源:    编辑:


郑州“12·5”特大持枪抢劫银行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石二群

原标题:16年前银行抢劫犯如何成富豪:抢钱后加贷款圈地卖小产权房(组图)

戴着铁镣、手铐的石二群被两名民警从看守所提出,带到位于地下三层的讯问室。石二群的人生,也正如这般,在几天时间里,一下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被抓前,石二群是一名坐拥数亿资产的房产“大鳄”、成功商人,他热衷于慈善事业,资助贫困学子,给灾区捐款,投资500多万元为家乡修路。然而,石二群心里明白,这些资金的源头,都离不开16年前他亲手策划的那起曾震惊全国的“12·5”特大持枪抢劫银行案。

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赶到羁押石二群的河南省新郑市看守所,采访了他从包工头起步,以抢劫的钱财打底,经过10多年经营,摇身变成富甲一方的亿万富翁的过程。

包工头为要工程款买枪

1962年,石二群出生在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水屯镇一个贫困农民家庭,因在家中排行老二,父母为其取名石二群。

上世纪80年代,石二群到郑州在工地上干小工,搬砖、泥瓦匠,啥苦活都干过。慢慢的,石二群在郑州当起了包工头。

“那时候社会环境不好,活干完了,不给钱。”石二群说,一次,他带领200多工人干完了一个300多万元的工程,临近年底,当他拎着价值5000多元的礼品上门要账时,对方竟然只愿意给5000元,无奈之下,他贷款凑了钱给工人发了工资。

最让石二群气愤的一次,是他贷款几十万元揽下了一笔工程,但活干完了对方却拒付70万元工程款。当他上门要账时,见对方不愿给,他稍有微词,对方用“滚出去”呵斥他。“那时候我虽然年轻但也有自尊,强忍着就离开了。”石二群说。

那年春节,家里大女儿上学需要500元学费,石二群实在周转不开,只好向家里亲戚开口。“在郑州搞工程,也搞了十几年了,还差这点儿钱,你咋混的?”亲戚的一句抱怨,更让石二群备受打击。

在石二群的心里,打拼十几年,自己先后承包过50多个工程,也为郑州做了不少“贡献”,可社会对他并不公平。1996年上半年,心灰意冷的石二群“收摊”回到老家。

为了讨债,石二群想到“买把枪吓唬他们”。经别人介绍,石二群找到一个卖枪的人,就在第一次去买枪时,他被中间人下了套,最后让家人凑了十几万才了事。

本来就没钱,又雪上加霜,石二群便产生了在郑州“弄一把”的想法。“弄一把,有了钱,再回到老家驻马店干工程。”在作案前,石二群通过熟人在许昌以1500元一支的价格购买5把由发令枪改装的转轮手枪。

最初,石二群瞄准的目标是郑州的几个批发市场,现金流大。他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到处转悠着“踩点”。在这过程中,石二群发现了一处利于“下手”的地方,不过并不是批发市场,而是银行。“这家银行的防范意识差,只有一名保安,并且得手后能往西跑,不远就是京广铁路,便于隐匿。”

制造震惊全国的大案

犯罪嫌疑人砸玻璃用的两把铁锤和装钱的包。大河报 图1999年,石二群召集余全收、李付利、陈德成、石新春见面,商量“干一票大的”,但当他说出计划时,却遭到了其他几名同乡的反对。“当时除了我和余全收,他们都不同意。后来我告诉他们抢的不是银行,是一个市场收的钱,到时候还会有人接应,就这样连哄带骗把大家组织在了一起。”石二群说。

为了便于藏身,石二群等人每人在郑州专门租下一套房子。在动手前三个月,他又到银行踩点,还专门摸了摸银行柜台玻璃的厚度,随后又买了两把铁锤砸玻璃用。按照分工:余全收和石新春负责控制保安,石二群带着李付利、陈德成拿锤子砸柜台玻璃后实施抢劫。

1999年12月5日19时许,他们五人制造了这起曾经震惊全国的“12·5”持枪抢劫银行大劫案。据石二群回忆,进入郑州市合作银行管城支行中药城批发市场分理处实施作案时,银行内的工作人员都往房间里面躲,一名保安反抗,被余全收和石新春开枪击倒在地。随后,李付利和陈德成砸开玻璃进入柜台实施抢劫。

作案后,因害怕逃跑时人多容易暴露,他们从银行出来后分头跑的,石二群和陈德成顺着市场向北跑,从西围墙上的洞口钻出,然后推着事先准备好的自行车扮成打工的逃走。

第二天,余全收等4人因害怕被抓,在郑州稍作停留后逃回了驻马店老家。而石二群留在了郑州整理钱。

石二群说,事后他躲在北下街一栋居民楼二楼内,经清点发现,抢的现金不到210万。“当时有两袋残币,面值有一毛、两毛、一块的,很多都烂了,我烧了两袋子,后来顺着下水道冲走了。”

随后,石二群把其中的100万赃款分别存入郑州的建行、农行。而另外剩余的一百多万他分两批带回了驻马店,又分别在三个城市存入银行。“那时候存钱也不用身份证,随便编个密码就行了。”

一个月后,石二群和另外4人一同前往云南躲避风头。半个多月后,他们再次返回驻马店开始分赃。“我记得给他们每个人平均分了25万左右。”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欺骗家人说在云南走私赚的钱。

2000年,石二群用抢来的40万元,在驻马店买下四亩地,又贷了点钱,建了一栋六层三个单元的楼,共3000多平方米。

后来,石二群把挣来的钱全投到又盖的两栋楼上,资金周转困难,再加上胆大的余全收经常劝他“咱再弄一把”。

2004年,石二群带着余全收、李付利到河南省信阳市一银行网点再次作案,结果因李付利胆怯,三人没配合好,在逃跑时余全收被抓,很快李付利也被抓,但二人没把石二群供出来。最终,余全收被判了15年,李付利蹲了3年牢。

“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石二群说,为了弥补二人,他尽可能照顾两人的家庭,出狱后,帮他们买房、买车,有些房产项目也交给他们。

希望子女忘记自己

之所以能做这些,离不开石二群在当地房地产生意的成功。

在余全收、李付利被抓后,石二群变卖了办公楼下的两间门面房,又贷款并拿出全部的积蓄,购买了二三十亩地,建了六栋居民楼。“也就是从那时候,我的生意算是起步了。”

2006年6月,生意越做越大的石二群先后凑足六百多万元在驻马店注册了“驻马店市吉安地房地产开发工程有限公司”。

“从2006年开始,我的生意开始一发不可收了,什么违章楼、小产权房我都建,一年都能赚个两三千万,甚至有时一个小楼盘一两个月能挣上千万。”石二群说,当时正赶上当地为了抓经济,允许边建边办手续,他就把目光盯在小产权房上。

其后几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逐步升温,石二群迎来了他畸形人生的辉煌时刻。建邦贸易公司、酒店管理公司、物业管理公司、多吉贸易公司等,截至目前,石二群共拥有7家公司。就这样,他的财富开始慢慢上升至9位数……

在石二群的帮助下,其他四名犯罪嫌疑人的生意也不错,经常在外搞工程,有大把的钱赚。

“从2005年至今,我交税就有一个亿。”说起自己在商业上的成功,石二群内心中充满了自豪。

前不久,石二群刚刚拿下当地一个综合市场项目,就在该项目进行评审时,他被警方抓获。按照石二群的计划,“如果没有被抓,我打算在自己58岁时,能挣到15个亿。”

虽然表面生活得很光鲜,在石二群的内心深处,却总是无法抹去心里的阴影。

为了隐瞒此事,石二群与其他几人约定,连家人都不能说。“一方面是为了安全起见,另一方面,是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是个抢劫犯。”在石二群几个孩子眼里,他一直是成功者,此次被抓后,石二群希望他们“把他爹忘了”。

相比其他四个人一见到民警就紧张、听到警车就害怕,石二群说他并不害怕,但他坦承“忘不了”。“说实话,当时就想如果能活四年就不错了。每天都会想着这个事,只要听到一点动静,我都会紧张。尤其是前10年更紧张,近几年才放松了警惕,想着都那么多年了,肯定查不出来了。”他说。

为了在心里上寻求慰藉,这几年,石二群热衷于慈善,他不仅给地震捐过钱,给老家修路,还资助过贫困大学生。被抓前,他已经和家乡镇政府商定,要为当地捐建一所希望学校。

然而这一切,都注定将随着石二群的被捕而灰飞烟灭。石二群说:“我知道这一天早晚都得来。被抓当晚我只睡了一个小时,后来我把这个事说清楚了,很轻松,晚上睡得很香。”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复兴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Powered by 马鞍山分类信息港